你是我这条咸鱼的梦想

【GGAD/ABO】邓布利多怀孕了(二)


走在霍格沃兹的走廊上,格林德沃信心满满。

他已经搞到了趁手的魔杖,十一又四分之一英寸,冷杉木,杖身略微弯曲,杖芯是龙心弦。

它原本的主人是菲尼亚斯·布莱克,霍格沃兹毕业,一位纯血的斯莱特林,布莱克家族的特产。这个布莱克在禁止滥用麻瓜物品司工作,而他的父亲,正是已经担任霍格沃兹校长超过四十年时间的另一个菲尼亚斯·布莱克。

一个阴雨绵绵的下午,格林德沃带着文达拜访了这位独居的Beta,几分钟后,尚未成年的罗齐尔小姐在他的指导下、人生第一次施放了夺魂咒。

新尝试让文达兴奋不已,眼下她正指挥着这位布莱克先生把自己关进自家地下室临时充当的地牢里。...

 

【TSN/EM】他为什么离开你(三)

应風揚太太之请,我更新啦!

————————————


有几分钟,Eduardo以为Mark会直接离开。

他一直没有和Eduardo说过哪怕一个字,除了否定自己出轨那句。团队和团队已经交接完,Sy贴着Mark的耳朵低声说了什么,钴蓝色的无机质的眼睛一直没有离开Eduardo。这让人不舒服,他在观察自己,Eduardo想,但更多的是Eduardo在观察他。

他们为什么会相爱又为什么会分开,Eduardo此刻贫瘠的大脑里想象不出中间经历的曲折,他只能仔细地阅读着Mark一片空白的脸。这真不公平,因为Mark显然知道全部的细节,甚至包括他们曾在床上缠绵的部分——Eduardo突然开始紧张...

 

和阿雪说我要写一个小盖偷小孩的文,她无语地表示:这脑回路不对啊。

但我就是喜欢一个脑回路不对的小盖(以及我自己)。


接下来是12月的码字计划:

我会完结锤基的《男朋友》!

ggad偷小孩再更新一章?

em失忆文会有两章


等我来拔flag吧

 

【GGAD/ABO】邓布利多怀孕了(一)

ABO背景

我真的好爱带球梗呀

不接受任何指责

1908年

青年组

有年龄操作(文达)

以及,肯定会更的很慢很慢!

————————————


出乎很多人意料的,格林德沃是《预言家日报》的忠实读者。

为什么不呢,身为先知,他比一般人更需要丰富的情报,好整合他看到的那些支离破碎的未来,再说他也喜欢上面刊登的八卦和无稽之谈。

孤僻自傲的英国佬们为定下一个把他们的岛屿开进大西洋的正确时机而打了好几百年嘴仗,这是个永远不会过时的乐子。

另一方面,在一堆看似无聊的新闻中,不乏一些可以为他所用的蛛丝马迹——格林德沃不愿错过任何一个可能向他靠拢的巫师,他的追随者队伍正在形成,却不远...

 

【锤基AU】谁™是你男朋友(三十八)

三十八


比起心痛,Odin带给Loki更多的其实是难堪。

他努力遏制着自己想要逃跑或者尖叫或者呕吐的冲动,就像一个被当场点破了新衣的皇帝,一瞬间只觉得自己赤身裸体。

每个知晓真相的人恐怕都如此看他,那些服务他的人、称他阁下的人、表面上像尊重Thor一样尊重他的人,他们都在暗地里嘲笑这个不自量力的闯入者,只有国王选择直截了当地说出来。

是了,他一直在问自己,一个贫穷的、负债的、家庭破碎、工作无着的男学生,到底哪里强过一位自信美丽的天文学家?

答案就在眼前,Thor想要的便是他哪里也比不上Jane,只有这样,不顺意的王子才能报复自己的身份,报复自己被所爱之人拒绝的苦楚,报复这个操蛋的...

 

【锤基AU】谁™是你男朋友(三十七)

三十七


Loki是被Thor拖进去的。

Loki的脑子里还在回荡那个名字,Baldr,顺位第二的王位继承人,在Thor宣布和Loki结婚以后,全世界都认为他或者他的后代会成为Asgard之王。

但是Thor却想把王位传给Loki。

也许这只是Thor的一时兴起,他们没有血缘关系,Loki的家族上溯几千年恐怕也找不到与王室通婚的过往,修改王位继承法?那会被议会打破头。

“我不会要的。”Loki在心底默默说。

一张巨大的木质书桌摆放在藏书室最远端的落地窗前,听到开门声,Odin从纸张里抬起头,审视的目光越过三人间不短的距离直接落在了两位闯入者身上。

Loki已经习惯了王室的奢豪,...

 

邓布利多四次对格林德沃说不(以及一次说是)

1

“不,”被敲门声唤来的青年和蔼却谨慎地拉开了一条缝,只露出了小半边身形,格林德沃能感受到门板后正有一根魔杖指着自己,“你恐怕认错了方向,这里不是巴沙特女士的家,她住在山谷的另一头。”

2

“不,”这位毕业于霍格沃兹的年轻天才显然已经在各个方面得到过无数赞誉,所以对新朋友热情洋溢的褒扬仅仅是谦逊地接受了下来,“我只是恰好擅长这个。”

3

“不……那里……梅林啊……”那两片总是吐出睿智之言的嘴唇此刻被它的主人咬到嫣红,让人分心,格林德沃停下了律动。他们得小声点,再小声点,姑婆就在楼下,她随时可能听到动静上楼——可那几根手指却在趁机更加肆意地捣乱,它们松开了小巧的膝盖骨,沿着滑腻的大腿...

 

【TSN/EM】我的宠物是德鲁伊(《朋友,你听说过德鲁伊吗?》之续篇)

前作点我

1

Edurado今天必须和Mark说清楚。

“你是人,人就得这样。”

“我是猫。”

“你说过德鲁伊是人。”

“我也可以是猫——我做了很久猫。”

“好吧,但就算是猫你也要洗澡。”

Mark死死扒在浴室的门框上,四肢都用上了最大的力,如果尾巴帮得上忙,他一定也会把它变出来缠在门把手上。

离上课还有一小时,为了让Mark习惯被水打湿,这一整个星期Edurado都在早起,现在他正顶着巨大的黑眼圈努力把Mark拽到花洒下。

Mark每天都在强调他可以自己舔毛——但是拜托,Edurado已经见过了Mark作为人的形态,继续看到自己的猫旁若无人地高高抬起一条后腿舔舔舔实在是对...

 

【亚梅AU】拜托了,我们真的不是竹马(八,完结)


“恭喜你。”

Lancelot趁Gwen去安装名牌的时候小声和Merlin打招呼,“你们终于和好了。”

“你怎么知道?”Merlin有点吃惊,他赶紧看了一眼一帘之隔的前台,还好这里只有他和Lancelot,外面有些吵闹,还能听到Gwen炒热气氛的吆喝。

他正在核对卖出去的亲吻券和收到的现金,亲吻小站还有十分钟就要营业了,早晨他们已经在园区里转了一圈,兜售出不少亲吻券。Gwen把它设计成了贴纸,这样你就可以把它贴在你购买亲吻的那个人的名牌上了。

“你的脸,”Lancelot用自己的手指大致比划了下,“全写在上面了。”

“是昨天晚上,”Merlin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可以倾诉的对象...

 

【亚梅AU】拜托了,我们真的不是竹马(七)


“我以为我有资格生气。”

Arthur捏紧了拳头,“我是最后一个知道的,你差点就不打算告诉我。每个人都知道了,你的小女友Gwen、Lancelot,连Gwen那个总也不来上学的哥哥都一清二楚。你只瞒着我,Merlin。但是我大度地只气了一个礼拜,在你和我道歉前,我就主动和你和好了。”

Merlin张口结舌。

他不想回顾那心如刀绞的一周,Arthur是他从小到大最好的朋友、也是那个让他意识到自己喜欢男生的对象,他在镜子前面联练习了无数遍措辞,最后却因为吃了Gwaine给的奇怪饼干稀里糊涂地向他出了柜。

他记得自己只是咬了一口饼干,然后Arthur就抢走了它并且给自己灌水。

他...

 

【亚梅AU】拜托了,我们真的不是竹马(六)

这是绑架。

Arthur给了他一个头盔。黑色的、大小正合适,Merlin猜已经有很多女生用过了。

“想去哪?”Arthur问。

Merlin家的前廊只有一盏白炽灯,有限的光撒在他们身上,在摩托车上投下大片阴影,时间已经很晚,社区里没有行人,寂静中只有几盏路灯,以及Hunith那开得过大的电视声透过窗子传进前院。

“是你把我拖出来的,”Merlin别别扭扭地戴上头盔,“我累了一整天,现在只想回去躺着。”

“在忙那个亲吻小站?”Arthur居然关注了读诗社最近的工作,“你们做得怎么样了?Gwaine说你邀请了他。”

“是Gwen邀请了他,”Merlin可不想抢走朋友的功劳,“他很...

 

【锤基AU】谁™是你男朋友(三十六)

三十六

Asgard是一个君主立宪制国家。

Odin只是名义上的国家元首,他统而不治,但他并非毫无权力。即使王室看起来像是个大受欢迎的真人秀家族,但大多权力已经转交议会的国王,依旧在这百余年里按部就班地任命首相、任命大法官、任命大主教,法案需要他签署,军国大事需要他首肯,他和大臣们的私人关系会直接影响政党提名的首相候选人。

不论世事如何变幻,王座上坐着的仍是世袭的掌权者。

“他有很多理由讨厌我不是吗?比如说继承人的问题。”Loki的话不是他一个人的想法。

这不是什么新鲜事,在Thor宣布婚约的那天,全世界的人就已经知道了基本上他今生不再会有一个和自己血脉相连的孩子。

但是和所有无关...

 

© 三禾君 | Powered by LOFTER